当客城镇民居房制度革新成了舞台,追忆东瀛戏

作者:管家婆马报图资料大全

当客房成为了舞台……

时间:2013年07月03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云 菲

新派戏剧《城市客房》首次亮相中国

当客房成为了舞台……

图片 1

《最后的台词》剧照

  一个小丑微笑着邀请走廊中的过路人共享他的房间,伴着欢快的音乐,客人们好奇地打量着这个普通客房中的异样,此时面具摘下,围绕在小丑腰间的炸弹开始倒计时,房间里的人们顿时成为了人质……如果你在6月14日至16日期间来到北京凯宾斯基饭店,碰巧又走到了16层,不经意间遭遇如此场景,千万不要惊慌,因为这只是一出戏。在众多“人质”中间还隐藏着一位“表情凝重、极端恐惧”的女演员,充当与“劫持者”和“人质”沟通的角色,观众则在毫不知情的情形下“被迫”陷入了剧情,分享并参与了整个演出。

  这是法国瓦朗斯喜剧团带来的一部以城市生活为背景创作的情景戏剧《城市客房》中的一幕,它的独特之处在于,主创者巧妙地将非戏剧场地、文学作品、演员与观众融合在了一起。该剧目的演出地点分别设在6个不同的酒店客房里,使用法文、英文、中文3种语言表演,令观剧毫无障碍。除了上述的《最后的台词》外,《城市客房》还包括《Morse教授》《蓝调李小龙》《昨天晚上,明天晚上》《玩意儿》《假象的真实》另外5个独立的故事:因为情感原因,Morse女士决定在17号房间过夜,然而该房间没有空档,最终工作人员将她安排到111号房间,在身处情感困惑中的她看来,这是个不乏深意的数字;一个处于严重怀疑情绪危机中的人,面对着房间电视上播放的李小龙画面,他无法再忍受职业演艺生涯,想要重新寻回自我;一个女人在强烈决心的驱动下,在写好给妈妈、朋友以及将来发现她的人的信件之后感到,真要离开这个世界却没有想象的那么容易;夜里,一个男人无法安眠,他突然醒来,一阵眩晕恶心再次如期袭来,身体的异样折射出的却是心理问题;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刚刚联系到她全身心爱着并等待的未来孩子的父亲,电话响了,但听筒那头的回应和现实情况都说明,孩子最好应当并且真的是“不”存在的。对于该剧的引进,北京凯宾斯基饭店经理Armin Hies与他的客人同样感到十分新奇:“这是件令人兴奋的事情,项目如此精彩,让我拥有了不同以往的排练经历和戏剧体验。”

  该项目于2011年第一届法国Ambivalence(s)戏剧节期间开始筹备,之后继续发展形成一系列在客房中演出的剧目。瓦朗斯喜剧团是个小型的艺术创作团队,创建于1997年,2001年获得法国国家戏剧中心的资格认证。自2010年1月开始,在喜剧演员及导演Richard Brunel的带领下,聚集了一个艺术家团队,男女各4位,参与到艺术项目的创作和执行中来,并担当了不同的戏剧角色。此次,该剧团更是邀请了法国作家玛丽·尼米埃和中国作家盛可以操刀,为该剧创作了两个全新的剧本,还有位中国演员参演。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值得尝试或重新体验的经验,也是这种戏剧创新形式在中国的首次亮相。该戏剧作品对观众的位置和演员的创作进行了深度探索。“这不同于舞台上的戏剧演出或是影院里的银幕放映,而是在十分私密的场景——酒店客房中展开表演。观众与演员的距离非常接近,甚至能感觉到表演者的呼吸,完全不需要麦克风。而且在这样的氛围中,演员的细小动作被夸大,比如咳嗽都会有重感冒的感觉。”Richard Brunel表示,接下来他们将对不同演出房间的设计、房间之间的关联等进行更多的思考,以增强这种戏剧表演形式的冲击力,从而找到更多全新的观众群体。“换个地方欣赏戏剧,如此视角与互动,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需要‘强大心脏’的!”演出结束,一位刚刚“被请出”房间的观众笑言。在这里,也许会请你配合表演,但绝不需要掌声与喝彩,当剧情步入终止状态时,演员还在继续着,观者默默走出房间即可。

  另类新派情景戏剧的另一个要求是,剧作家必须按照这种环境思路来创作剧本,目前该剧团已经拥有了法国、英国、中国、荷兰、丹麦等不同国籍作者撰写的14个脚本。当然,酒店客房的狭小空间与简单的布景、道具,以及每个故事15分钟的时长,只允许一到两名演员出演,并且以大量独白为主要手段来叙述剧情,还是让这种戏剧呈现方式尤其是剧本创作角度存在一定的局限性。联想起近来一些国外剧团表演的“餐厅戏剧”,总有些形式大过内容之嫌。不过,在记者看来,这些都不重要,毕竟我们又享受了戏剧带来的一番全新体验。

北京8月16日电 由孟京辉担任艺术总监的2016杭州当代戏剧节,将于9月20日开幕。这也是“杭州国际戏剧节”从本届起正式升级为2016“杭州当代戏剧节”,特邀剧目全是来自法国“阿维尼翁戏剧节”、英国“爱丁堡戏剧节”、“东京国际戏剧节”、“乌镇戏剧节”和澳洲“阿德莱德艺术节”等国际顶尖戏剧节中最具独特性和当代感的代表作品。

追忆日本戏剧变革者,他曾培养多位中国演员

法国鬼马天团Kallo剧团这次带来了两部选自法国阿维尼翁戏剧节的作品。Kallo肢体剧团由三名鬼马的艺术家组成,他们创作了大量经典的小丑表演作品,此次带来了《四肢,头脑和一首幻想曲》和实验独角戏《一个人的身体、一个人的骨头》。前者是该剧团的经典保留剧目,三位演员以夸张的肢体动作、丰富的面部表情及紧凑的节奏,上演了一出荒诞疯狂的奇葩小丑秀,曾以几乎场场100%的上座率燃爆阿维尼翁戏剧节;后者被划分为两场独角戏的实验性戏剧——一场《一个人的身体》,一场《一个人的骨头》,两部独角戏以喜剧的糖衣炮弹发射,却给人以灵魂深处的一击。

图片 2

来自英国爱丁堡戏剧节的作品《无声麦克白》曾斩获苏格兰操控视觉艺术节两次四星评价。该剧一大亮点是借用多种媒体技术,将语言转变为动作、声音、颜色和投影,多元化地呈现于舞台之上,以另类的视角和方式打破原著限制,表达颠覆解读。

新京报漫画/陈冬

来自东京国际戏剧节的黑色剧作《女孩X》故事取材于2013年日本东京发生的一系列少女强奸谋杀案。除了剧中的三个主要角色由演员扮演之外,其他角色均不在舞台上出现,而是凭借导演山本卓卓自己独特的创作方式——将信件、照片、电影、颜色、灯光和影子与演员的表演巧妙融合,展现在舞台上,一股属于现代生活的焦虑气息也在观众席中蔓延……

据日媒报道,日本著名戏剧导演、剧作家、日本四季剧团的创始人浅利庆太于本月13日因恶性淋巴肿瘤去世,享年85岁。浅利庆太创建的四季剧团已是亚洲最大的剧团,成为与英国伦敦、美国百老汇齐名的国际水准音乐剧表演团体。而且该剧团和中国一直保持密切的交流联系。1997年,中国文化部授予他“文化交流贡献奖”。这是中方给予日本文化艺术界人士的最高荣誉奖。

香港导演黄俊达的《孤儿2.0》曾在2015乌镇戏剧节上演,没有布景道具和华丽服装,却以大胆先锋的肢体语言征服了所有观众。

来自戏剧世家的戏剧变革者

选自阿德莱德艺术节的《进攻舞蹈》主题是“多样化”,将舞蹈和剧场有机结合起来,使话剧本身获得新的生命力。在导演长谷川宁的带领下,该剧曾在日本获得多项大奖。

浅利庆太出生于戏剧世家。1953年7月14日,学法语出身的浅利庆太和十名年轻人一起,抱着“在日本戏剧界发动一场革命”的志向成立了四季剧团。他们从1970年后开始搬演百老汇音乐剧《西区故事》《猫》等作品。

除了来自世界五大尖端戏剧节的特邀剧目外,本届杭州当代戏剧节还有“语言狂欢、,“音乐狂想”,以及年轻一代戏剧人对古老莎士比亚的创意解读。如孟京辉的《我爱XXX》、李垚的《罗密欧与朱丽叶》、沈巍的《一报还一报》等,这些作品代表了中国当下最独特的创作实力和美学传承。

在1983年4月14日,浅利庆太召开发布会,宣布要用3亿日元在新宿建“猫剧场”,以四季剧团的未来为赌注,向长期公演的目标(1983年~2005年)发起挑战。最后,在合作伙伴的帮助之下,加上富士电视台的宣传,四季剧团3万多张演出票在一天内预售而空。

据悉,持续到9月30日的2016“杭州当代戏剧节”还将举办剧本朗读会、戏剧论坛、戏剧工作坊等戏剧活动。

这场背水一战的成功给四季剧团带来了发展的转机。

1986年,四季剧团将《剧院魅影》引入日本,该剧目对场地要求很高,浅利庆太和四季剧团于是大胆地决定开拓固定专用剧场。自1993年起,四季剧团开始在日本全国开拓自己的专用剧场。时至今日,他们在全国已拥有8个专用剧场。

每一次的大胆突破,都让四季剧团经历新生。其最经典的剧目《想变成人的猫》自1979年首演后,累计公演将近2000场,是四季剧团优秀的家庭音乐剧作品中上演次数最多、人气最高的翘楚之作。而前文提到的《猫》至2005年共计演出了近万场。如今,四季剧团已经是亚洲最大的剧团,在团演员近600名,舞美技术团队300余人,年演出场次超过3000场,年观众人数逾300万人。

想要给中国培养戏剧人才的教育者

四季剧团不仅在日本很出名,他们和中国也一直都有长期的艺术交流。

1988年,为纪念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签订10周年,应中国文化部邀请,四季剧团在北京演出了音乐剧《汉斯·安徒生之恋》。这是四季剧团在海外的首次公演。1992年,作为中日恢复邦交20周年的一项纪念活动,浅利庆太携《李香兰》访华,在李香兰故事发生过的地方——北京、长春、沈阳、大连等4个城市进行了为期1个月的巡演。

当时为了创作《李香兰》,浅利庆太特地到中国的平顶山采访。他说:“日本军队的残忍,本来就是事实。看到平顶山展现的活生生的事例,800具尸体原封不动地在那里。这种场面,无论如何我都想把它收入剧情之中。”后来,剧团所到演出之处,全是掌声和喝彩。

1995年开始,浅利庆太协助中央戏剧学院建立了中国有史以来的第一个音乐剧班,一共35人。还把经典剧目《想变成人的猫》搬到了中国的舞台,连演40场。当年在这部音乐剧中担当主演的孙红雷、赵永斌、侯岩松、焦刚、苗芳等演员,如今都已成为业界的大腕。可惜现在大部分都没有继续从事音乐剧行业。同年,为《演员的诞生》做表演指导的刘天池也在大学毕业之后远赴日本,进四季剧团学习了三年。

1998年,第一届音乐剧班学生即将毕业,浅利庆太迈出第二步——陆续选拔了一批底子不错的学生,输送到日本培训,让他们跟着日本演员上台,学习用日语表演。从1998年到2001年,浅利庆太陆续招募了20个中国演员进入四季剧团,进行为期5~6年的培训,再送回国。

1999年,在日本企业的赞助下,浅利庆太狂甩1500万,在北京制作排演大型中文版音乐剧《美女与野兽》,从1999年10月演到2000年1月结束,连演三个月共60场。该剧也成为了深受中国观众喜爱的经典音乐剧目之一。

在跟四季剧团的中方代表王翔浅的交谈中了解到,那时浅利庆太的梦想有两个:一是把四季剧团的音乐剧让中国演员用中文在北京进行演出。二是与北京人艺合作排演话剧。

2008年,浅利庆太终于和北京人艺有了交集。那是北京人艺首次排演《哈姆雷特》,邀请浅利庆太参加了《哈姆雷特》的建组会。当时浅利庆太的四季剧团在日本已经演了630多场《哈姆雷特》,“对于这样一个创作于500年前的作品,有一些观众不能理解,会觉得冗长。因此在我执导的这个版本中,我将该剧删掉了三分之一,使现代观众看起来不觉得枯燥。”

□刘瑧

(感谢四季剧团的驻中国代表王翔浅女士对本文撰写的帮助)

本文由管家婆马报图资料大全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