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成了剧场的新钱景,为什么变成

作者:管家婆马报图资料大全

“黑驴”为什么变成“黑马”?——话剧《驴得水》的成功之道

时间:2013年03月11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孙恒海

图片 1

话剧《驴得水》剧照

  3月10日,话剧《驴得水》在国话先锋剧场的演出落下帷幕,这已是该剧的第六轮演出。此时,距离它首场演出后即创造了京城小剧场戏剧的奇迹,仅过去半年多的时间。

  2012年6月,《驴得水》北京第一场演出结束后十分钟不到,对这部舞台剧的网上口碑突然被引爆,从当晚十一点一直持续到第二天凌晨,对于这部才刚刚演了一场的剧目,网上的评论已达上百条之多。几小时后,第二场票房售罄,紧接着,第三场售罄、第四场售罄……《驴得水》刚演出一半的周期,首轮票房已经卖空了。我和另一个出品人傅若岩临时决定紧急加演三场,加演场一开票,又即刻告罄。

  从事戏剧工作多年,说实话,出现这样的局面,我始料未及。

  之后我多次被问及《驴得水》是否是2012年中国商业戏剧市场的一匹票房“黑马”,我的回答是肯定的。而对于这匹“黑马”的养成,制作、剧本、团队、口碑则相互给力,一个都不能少。

  >>制作人中心制:在商业和艺术间搭建桥梁

  《驴得水》的大获全胜,是作品的成功,更是制作人中心制的成功,而此剧也让至乐汇的制作团队成为戏剧圈内“制作人中心制”的代表。优秀的剧目需要优秀的制作人,他们能够最大化地统筹各方资源,但中国目前的戏剧产业还是以导演制模式为主导,而这恰恰会造成艺术家盲目唯我的追求不接地气的艺术形式,导致戏剧逐渐失去了大量的观众。

  我一直认为“制作人中心制”是对当下以“导演中心制”为主的戏剧行业的一场重大革命。一个优秀的制作人,绝不仅仅是做一个剧团、剧目的管家,真正的制作人,要会在商业和艺术之间搭建桥梁,将两者不着痕迹地合二为一。关于艺术和商业,我将其归为三个层面:第一层面,即商业是商业,艺术是艺术;第二个层面是商业里有艺术,艺术里有商业;第三个层面是只要讲人性的,就是既商业也有艺术的。就比如说《驴得水》就既商业,也很艺术。和坚守、背叛、爱情、信仰、梦想有关的故事,是所有人都会关注的,而探讨人在特定时代中受到的冲击以及坚持等,只要表达得好,就会有市场,而根本不用去想是否足够商业。

  >>剧本:回到戏剧的最根本

  现在的戏剧市场,题材雷同、创作跟风、翻排成风,形式大于内容……如此这般的作品,举不胜举,要想让戏剧产业不断进步,内容是王道。当初《驴得水》的导演周申给我讲这个故事时,我就是被故事里貌似荒诞、实则写实的戏剧冲突打动的。作为一个制作人,选择剧本的第一方法就是看能不能触动自己,能不能触动观众。任何一个观众看完这个戏,哪怕花一秒钟来想他平时根本不会花时间想的问题,而这个问题恰恰可能是人类应该常常思考的问题,那么这个作品就成功了。

  至乐汇出品的戏剧,被热心的铁杆观众称之为“邪典戏剧”。所谓“邪典戏剧”是区别于“减压爆笑剧”的另一种幽默模式,它不是恶搞,不是泛娱乐,没有恶俗的人身攻击,有的是出人意料的冷幽默。

  和锁定家庭观众的合家欢题材不同,至乐汇的作品,比如《驴得水》《破阵子》,以及此前的《六里庄艳俗生活》和《老佛爷的爷》等,都更加具有当下感的讽刺式娱乐特征。无论荒诞剧还是历史剧,当下感是非常重要的一个观众共鸣元素。

  如今的戏剧领域,能否看懂似乎成了衡量观众品位的标准,“减压”和“恶搞”成了唯一让观众快乐的途径,而我们的舞台上“先锋主义”又喧嚣了太久,在这种时刻,《驴得水》诞生了,我们只是回归到戏剧的最根本,即讲好故事,说人话,做人事,不浮夸,不穿皇帝的新衣;讲最朴素的情感,讲相同的人性。《驴得水》不仅仅讲述正义和邪恶,而是反思邪恶本身,并且不用一个绝对的界限来划分它们。《驴得水》中关注人性、关注社会现实的“戏剧良心”,确实是这部作品最可贵之处,也是它在当下话剧舞台卓尔不群的最大原因。事实证明,“回归”才能更精准地把住观众的心理脉搏。

  >>零宣传投入,观众却成了宣传员

  让这匹不可思议的“黑驴”最终走上舞台,我们整个创作、制作的周期长达一年半之久,投入已达到一部大剧场话剧的制作成本。因为钱全花在了制作上,以至于到排练后期,几乎没有做过任何与推广剧目有关的事,在宣传推广上是完完全全的零投入。所以,《驴得水》上演后一夜之间就火了,这大大出乎了我们的意料。

  每个观众看完戏后,都变成了这部戏的宣传员和推介员。他们之所以如此喜爱这部作品,正是因为《驴得水》没有把戏剧核心的内容束之高阁,反而全部翻出来给观众看,因此,任何观众都能够明白它在说什么。加之适当的尖锐批判,令人信服的人性描述,源于生活的细腻搞笑,潜藏幽默中的酸楚反思,都是赢得大量观众肯定和推荐的重要因素。

  《驴得水》已经演到第六轮,巡演所到之处都是以票房提前售罄拉开大幕。不论是娱乐之都长沙,还是与北京戏剧观众有着截然不同审美需求的上海观众,都表现出了对这部戏的热忱。有上海观众早晨六点就到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售票口等着抢《驴得水》的加演票,更有从外地甚至国外飞到北京、上海观演的观众,这“得水”效应可见一斑。

  >>“更好”的团队,出“更好”的作品

  《驴得水》有一个丰富、饱满、耐看的故事,而这其实是集体创作的结果。编导周申和刘露在创作过程中,先是推翻了之前被某微电影侵权的版本,在保留故事内核的基础上做了背景的修改,并很快就出了一个详尽的故事大纲。而具体到环节的处理、情节的走向,则是编导和演员们共同创作完成的。

  至乐汇团队走过最初的磨合、适应,到今天大家可以共同创作出充满智慧的好作品,我们已经一同前进了五六年之久。

  我常常说:“更好,才会更好。”第一个“更好”是指团队彼此的配合和互相的激发;第二个“更好”则是指更好的作品。

  好的创作团队必然能够做到:自主原创,吸收先进经验,结合本土特色,打造出全球本土化的作品;心中有观众,知道观众的关注点,找到与观众的共鸣点,让观众满意。而这些于至乐汇团队,既是已完成的,又是不断遵循的。

  在《驴得水》的创作过程中,整个团队对“喜剧包袱”的设计大费心思,这是这部戏能够在商业市场“所向披靡”的重要原因,同时主创团队又朝气蓬勃,敢于批判,希望在“好看”的戏里加上“有力量的东西”。

  如今,要让观众笑,似乎是所有戏剧人在思考的问题,但要让观众思考,却是一些戏剧人开始遗忘的问题。让观众笑着思考,这不仅仅关乎戏剧人的良心,也是个高难度的活儿。在这点上,《驴得水》做到了,也因此,它火了。

图片 2

核心提示:近年来,随着国内电影产业的发展,优质电影剧本越发稀缺,于是经过观众检验的民营戏剧团体出品的话

《驴得水》剧照

近年来,随着国内电影产业的发展,优质电影剧本越发稀缺,于是经过观众检验的民营戏剧团体出品的话怎么治癫痫病效果更好剧作品,顺理成章地变成了潜在的电影优质IP。因此《分手大师》、《恶棍天使》、《夏洛特烦恼》、《华丽上班族》、《驴得水》、《你好,疯子!》等作品,纷纷登上银幕。那么,在话剧转变为电影的过程中,戏剧人充当癫痫病的治疗方法哪些比较好了怎样的角色?小本经营的民营戏剧团体,在电影资本的大规模涌入之下,又会如何应对?

  “黑驴”“史上最神话剧”“中国戏剧界的良心”“第三次小剧场话剧革命的标志之作”……这些,是热情的观众为小剧场话剧《驴得水》自发戴上的“帽子”。虽然,这些“帽子”未免过高,但《驴得水》的成功却有着实实在在的票房数字依据。

问题1

  2012年6月,由至乐汇舞台剧与哲腾文化联合出品的《驴得水》在北京的首场演出结束仅10分钟,微博上对这部舞台剧的评论突然引爆,从当晚11点至第二天凌晨,微博评论达数百条。几小时后,第二场的票售罄,紧接着,第三场售罄、第四场售罄……《驴得水》首轮演出还未过半,票已经卖空。制作人孙恒海和出品人傅若岩临时决定加演3场,加演场一开票,又即刻告罄。

哪些话剧能改编电影

  《驴得水》首轮演出的火热场面,一直持续至刚刚结束的在天津进行的第七轮演出。这期间,甚至连口味与北京观众相去甚远的上海观众都非常买账。

好口碑好内容都必要

  虽然《驴得水》火爆的票房始终伴随着尖锐的批评,但一部小剧场话剧能得到如此高的关注度,确实值得研究。

话剧《驴得水》演出四年来,一直是热度极高的剧目。推出电影《驴得水》的开心麻花,也是在舞台界摸爬滚打十余年的民营戏剧企业,在开发话剧剧本方面有着丰富经验,对话剧改编的电影的商业嗅觉十分灵敏。

  认认真真讲故事

开心麻花总经理刘洪涛透露,他们青睐话剧《驴得水》,是因为周申、刘露两位年轻导演创作的话剧《驴得水》,被称做零差评的话剧神作,他们团队对于喜剧的理解和表现能力,是我们非常钦佩和欣赏的,基于对喜剧、对观众需求的共同认识,我们开心麻花愿意与周申、刘露团队组合到一起,将电影《驴得水》作为开心麻花第二部电影推给广大观众。

  《驴得水》讲述了一个“荒诞现实主义”的故事。民国时期,一个严重缺水的小山村里,孙校长带领一女二男3位老师建了一所学校。这所学校还有一位特殊人物,在花名册上他是英语教师驴得水,实际上,它是为学校运水的一头驴。面临教育部特派员的到访检查,大家决定让一个铁匠来冒充这个叫驴得水的老师。事情在特派员到来后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铁匠不仅蒙混过关,而且特派员对这位“驴”老师相当欣赏,并决定将他“包装”成教育家以得到来自美国的赞助。事件的发展越来越超乎校长和老师们的预料。为了大局,校长不断让步,而局势也越来越失控,最早为了美好初衷来到乡村教学的老师们纷纷变成了另外的样子……

刘洪涛还说,开心麻花作为一家喜剧公司,愿意将各种类型的高水准喜剧献给观众。去年是爆笑喜剧《夏洛特烦恼》,今年是黑色幽默《驴得水》。两部电影的喜剧类型不同,但我们对喜剧的品质、对观众口碑的追求是不变的。

  这是周申、刘露两位中央戏剧学院毕业的年轻导演,在听说了一个类似的故事后酝酿的剧情。而随着创作的推进,最初的现实主义题材开始演变为有关知识分子的话题,直至最后成为一部关于人性和中国社会问题的作品。

话剧《驴得水》的出品方之一民营戏剧品牌至乐汇,也因电影受到影视界的关注。他们出品的《破阵子》等其他3台话剧即将被翻拍成电影。至乐汇创始人孙恒海认为,他们能将话剧作品搬上银幕的原因在于,公司从2010年成立以来,便致力于发展商业戏剧,并尤为重视讲故事。

  戏剧导演教育家林荫宇说,《驴得水》的情节发展和人物行为都是符合逻辑的,它的荒诞体现在笑过之后观众会反思,并在反思中感叹“真犀利啊”。“和《犀牛》等国外荒诞戏剧不一样,《驴得水》是有情节的。故事开始,老师们都是为了崇高、善良的目的而行动,每个人也都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尊严而选择,但是最终事与愿违。在这样的情节铺陈中,把人性的扭曲描摹到位。”

问题2

  “《驴得水》是在一个毫无价值的世界中寻找某种价值,换句话说,创作者想看看在这个世界中还有没有金钱打不垮的东西。”学者解玺璋认为,在《驴得水》的创作中,叙事成为剧作者内心郁积的不平之气的总爆发,“像地火在地下运行,突然喷薄而出,一鸣惊人”。“他的发泄对象,既是反映在舞台上的这个世界的腐败,又是对于某些教育工作者,甚至是所谓知识分子的失望,乃至绝望。孙校长总是在关键时刻提醒大家别忘了最初的誓言和抱负,以及他们主动承担的振兴农村教育的责任,但他们在金钱面前表现出来的种种丑态,又怎能使人放心地把人类的未来交给他们?”

话剧改电影有何影响

  中国戏剧文学学会副会长、《中国剧本》副主编梧桐认为,《驴得水》是为戏剧界找回尊严的作品。“如今,整个戏剧行业相对浮躁,很多作品不是歌舞升平就是不知所云,在这些作品中,戏剧的本体逐渐迷失。《驴得水》是有智慧、有思想、有戏剧本体的作品,是批判现实主义的回归。现在虽然民营剧社很多,但是能坚持下来的并不多,能持续不断出现好作品的更是难得。至乐汇舞台剧对戏剧本体的追求和戏剧使命感,甚至超过了一些国有院团。”

戏剧人更多参与电影

  梧桐口中的“戏剧本体”,在至乐汇舞台剧创始人孙恒海看来就是“认认真真讲故事”。“戏剧形式与内容的关系,一直是业内争论的问题。我认为,现在一些人的戏剧观是扭曲的,他们让戏剧成为少数人的娱乐,这也造成了‘看不懂的就是好戏’的偏见,讲故事的戏倒成了另类。我们只不过是拨乱反正而已——做老百姓看得懂的戏,既讲好故事,也不放弃新的智慧。事实证明,‘回归’才能更精准地把住观众的心理脉搏。”

孙恒海透露,《驴得水》电影上映了,话剧的演出比从前更火。现在话剧《驴得水》的演出场次翻番,明年的演出基本都排满了。

  演员不能共享

话剧《驴得水》的另一家投资方民营戏剧品牌哲腾文化,也受到了影视投资方的更多关注。哲腾文化出品过《我的祖宗十八代》、《你好,疯子!》、《两只蚂蚁的地下室》等小剧场戏剧。《你好,疯子!》翻拍的同名电影将于12月公映,这将是他们第一次以电影出品方的身份亮相。《我的祖宗十八代》的影视改编也正在洽谈之中。

  孙校长一心想在农村搞教育,他本着“做大事不拘小节”的原则,不断地撒谎、打圆场、平衡每个人的欲望需求;东北人铁男原本仗义执言,却在挨了教育官员一枪之后立刻卑躬屈膝;女老师张一曼思想开放、向往自由,为了说服铁匠不惜贡献身体,最终却在众人的指责中疯狂自杀;被迫假扮驴得水老师的铁匠原本是老师们口中“贫愚弱”的农民,当他脱离了农民心态时就开始作恶……

作为电影改编的版权方,哲腾文化并未参与投资,但也会与电影投资方一起参与票房分成,其票房分成比例是个位数。

  舞台上,田雷、任素汐、郑磊、富冠铭、董天翼等青年演员以精湛的演技赋予这些“怪诞”角色以生命,这无疑也是《驴得水》成功的重要因素之一。

电影《你好,疯子!》让哲腾文化的傅若岩看到了戏剧+模式。尽管我们票房分成的比例不高,但电影《你好,疯子!》可以让投资方看到我们剧目的选择能力,可以促使我们更多的话剧作品被搬上银幕。如果我们能够建立戏剧+影视、戏剧+教育和戏剧+地产的模式,我们就可以通过戏剧之外的渠道来回收戏剧制作的成本,这样我们就可以有更大的空间来进行戏剧投资和制作。

  “小剧场话剧之父”、国家话剧院先锋剧场经理傅维伯,由于工作原因,看了10余场《驴得水》的演出。在他的观察中,随着演出场次的增加,演员们对人物的把握越来越准确,对人物内心的挖掘越来越深。“剧中最震撼的段落当属张一曼打了自己十几个嘴巴的情节,任素汐的表演真实得让人心疼。但更让我感动的是,虽然后来的情节中,张一曼只是站在黑板前,但我能清楚地看到任素汐对人物的处理——眼中充满了惊慌、手不停地抖。”傅维伯说,至乐汇舞台剧演员的水平和敬业程度是不少国有院团的演员比不了的。“每场演出结束,周申、刘露都要和每一个演员沟通,这在国有院团真是不多见。”

话剧、电影两版《你好,疯子!》的导演饶晓志也表示,面对投资方,自己并无被资本捆绑的痛楚,因为投资方的信任,他甚至感觉执导自己的第一部电影比执导自己的第一部话剧更自由、空间也更大。

  多年从事喜剧创作的剧作家王宝社,为如今的喜剧创作中能出现《驴得水》这样的作品感到欣慰,而演员们的精湛表演更让他赞不绝口。“这些演员无疑是优秀的,他们都是在舞台上摸爬滚打出来的。相比国有院团的演员,他们的实践机会更多,他们对于喜剧表演的节奏把握和敬业精神也是一般国有院团的演员所缺乏的。”

问题3

  “曾经在与其他的民营剧社交流时,大家谈到演员能否在圈内共享的问题。我认为,不能共享。我们的演员就演不了那些玩形式的戏,他们都是走心去讲故事的,风格完全不一样。”孙恒海说。

戏剧团体未来怎么办

  科学的制作人中心制

各家视情况各有侧重

  在孙恒海看来,《驴得水》的成功,不仅是作品的成功,更是制作人中心制的成功。“我一直认为,制作人中心制是对当下以导演中心制为主的戏剧行业的一场重大革命。一个优秀的制作人,不仅仅是一个剧团、剧目的管家,更要在商业和艺术之间搭建桥梁,将两者不着痕迹地合二为一。”孙恒海说,《驴得水》既商业,也很艺术。“和坚守、背叛、爱情、信仰、梦想有关的故事,是所有人都会关注的,而探讨人在特定时代中受到的冲击以及坚持等,只要表达得好,就会有市场。”

■实力派:搭建喜剧电影平台

  经过两年多的发展,至乐汇舞台剧已经拥有20余名签约创作人员;在各院团普遍缺少优秀文本的情况下,民营剧社至乐汇舞台剧目前拥有成熟文本20余部,足够演出到后年下半年。孙恒海说,戏剧是一场勇敢者的游戏,只有真正的勇士才能体验它的快乐。他和他的至乐汇舞台剧将继续在这场游戏中披荆斩棘。

相对于戏剧演出市场,电河北治疗癫痫病首选医院影的回报显然更具有活力,那么,戏剧团体将来如何在这两个领域之间权衡?他们会偏离自己的戏剧本行吗?

开心麻花从去年首部电影《夏洛特烦恼》上映以来就不断强调,不会放弃舞台剧业务。一年以来,开心麻花的舞台剧常演不断,沈腾、马丽这些明星演员也没有放弃舞台演出。

不过投资电影《驴得水》,似乎让麻花影业找到了未来的电影模式。刘洪涛说,麻花将成为一个喜剧电影平台,我们会将麻花优秀的舞台作品搬上银幕,也会投资各种类型的优秀喜剧电影。

开心麻花也正为此努力,他们已经投资了第三部喜剧电影,改编自自己出品、话剧导演黄盈的《两个人的法式晚餐》。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影局近期公布的电影拍摄制作备案公示表中,这部电影已经正式立项。

■开拓派:专为电影创作剧本

饶晓志也说,电影是旅行,戏剧是家,我们会经常出去旅行,但我们最终还是要回家。他说自己肯定不会放弃戏剧,他要求自己1-2年出一部新的舞台作品。

至于电影,在《你好,疯子!》之后,饶晓志还有新的电影计划,但他不一定再执导由话剧改编成的电影,而要专门为电影创作剧本。

哈尔滨治癫痫病专科医院

■谨慎派:电影交给专业公司

孙恒海也明确表明了未来的发展方向,至乐汇只做戏剧,电影这件事还要交给电影公司来做。

傅若岩则认为,影视投资和影视宣发水太深,自己并没有相关经验,因此电影的投资和宣发都由专业的影视公司来承担。他也明确表态,会一如既往地投资制作戏剧演出。我们是戏剧生产的种子,戏剧是我们专业的根基。

本文由管家婆马报图资料大全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