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放矢创新发展艺术金融,是懂艺术的人

作者:收藏拍卖

图片 1

作为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央文史研究馆书画院研究员王德恭还担任北京中传文化金融产业研究院院长。日前,新华网专访王德恭先生,他与广大网友畅谈文化金融的基本概念与中国艺术品市场的发展前景。

图片 2

北京中传文化金融产业研究院院长 王德恭

何为文化金融?王德恭介绍,宽泛地讲,是指发生在文化产业与文化事业活动中的所有金融活动。从金融角度看,是指金融工作中所有与文化产业、文化事业相关联的金融业务。

(导读:买房赚一生,买画富三代。机构投资者与高端人士会配置5%的资产进行艺术品投资,中国艺术品市场潜在的需求就是6万多亿元。文化产业已经没有悬念的成为了地产之后“国民经济支柱产业”的继任者。历史,为什么会选择“文化产业”。乱世黄金,盛世书画,盛世收藏年代,未来最富有的,将是懂艺术的人。

近年来艺术金融化的问题充斥坊间,各种艺术论坛、经济报刊也对艺术品倾注了极大热情,艺术金融化已经成为业界关注的热点和焦点。伴随着文交所证券化模式的如日中天和后来的黯然收场,似乎艺术品金融化这个话题也逐渐冷却下来。

当前,由于文化产业的特殊性和现状所限,在实际业务操作中,传统金融服务难以与其有效对接,文化企业的融资困难问题相当严重。因此,加快文化金融服务创新、研究开发符合文化企业特点的金融产品和服务方式,是贯彻落实国家战略部署和加大金融支持文化产业力度的当务之急。

从中美高净值人群财富和艺术品市场成交额横向对比来看,中国艺术品市场存在很大发展空间。预测到2019年,中国艺术品市场成交额将在2014年的基础上增长145.7%,有望达到美国市场的90%以上。根据福布斯富豪榜数据,1991至2014年,美国前400富豪总财富变动趋势与美国艺术品市场成交额变动趋势具有一致性,即随着富豪财富增加,该群体对艺术品的需求随之增加。)

艺术金融的发展一开始就与艺术品拍卖市场密切相关,中国艺术品市场呈现一个快速发展的趋势。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最早在2003年快速增长,2006年开始成交增长率有所下降,2007年中国以强劲的姿态震惊世界,中国成为世界第三大艺术品拍卖市场,排名仅次于美国、英国。2008年受金融危机影响,国际艺术品拍卖市场普遍一路走低,中国也不例外,出现了自2000年以来首次的负增长。2009年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再度在国际上风生水起,再度引发各界关注,2010年我国艺术品市场总成交额达到573亿元,国际上各大著名艺术品市场年度报告都纷纷看好中国艺术品市场。2010年全年成交额达到856亿元,这一纪录为历年之最。2012年艺术品拍卖市场自2008年以来上行势头受挫,整个大势面临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大幅度的首次下调,全年成交额回落到575亿元。

对于当前中国艺术品产业的现状和存在的问题,王德恭指出,中国发展艺术品市场至今,其深层存在的问题没得到有效化解:一方面艺术品市场规模不断扩展,市场主体和体量与日俱增;另一方面,暗箱操作、黑幕重重,支撑体系滞后,呈现出结构性的多层次市场失衡乱象。这些现象说明目前国内艺术基金、艺术信托的短期操作模式或已背离艺术品投资的基本规律,即基于艺术品本身的历史地位、内在价值的长期挖掘带来的资产增值。此外,拍卖市场上以投资收益为目的所导致的杠杆性价格也不可持续。

根据巴克利银行的推荐数据:机构投资者与高端人士会配置5%的资产进行艺术品投资,据此估计,中国艺术品市场潜在的需求就是6万多亿元。

谈及对2013年中国艺术市场的预期,北京中传文化金融产业研究院院长王德恭[微博]称今年市场继续进入平稳调整期,从上述数据可知,中国的艺术品市场再想恢复到21世纪第一个十年那种狂飙激进的热度可能性不大。他认为这是一件好事海潮退后,我们才知道谁在裸泳。

谈及中国发展艺术金融产业面临的机遇及挑战,王德恭认为,目前,中国艺术品市场正处于经济结构全面转型、金融创新方兴未艾、新的方针政策持续推出的最佳窗口期,因此对金融机构而言,发展艺术金融产业的动力极为强劲。对银行业来说,根据自身资源优势和业务偏好,有的放矢,走出特色化、差异化和专业化的发展之路,才能真正在未来的金融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

“艺术与金钱的关系从未如此密切。”《艺术生意:全球金融市场背景下的当代艺术》的作者Noah Horowitz表示,“在最近几十年,艺术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全球化的生意,如果想全面了解艺术世界以及我们与艺术之间的关系发生了怎样的变化,我们必须了解介入其中的金融力量。”

关于中国艺术品金融产业目前存在的问题,王德恭称中国艺术品市场发展到今天,深层问题依然没有得到解决,一方面艺术品市场规模不断扩展,市场主体与日俱增,另一方面相关政策、法律法规、监管制度、艺术品的保证价值、价格评估、信用担保等标准缺乏,整个市场体系不完善,以及暗箱操作,黑幕重重,支撑体系滞后,呈现出结构性的多层次市场失衡现象。所谓艺术金融产品而言,艺术基金、艺术信托的问题层出不穷,目前国内艺术基金短期操作模式已经剥离了艺术品投资的基本规律。此外,拍卖市场上以投资收益为目的所导致的杠杆性价格也不可持续。总而言之,短视的投资,投资的盲目,信息披露的缺陷,缺乏评估体系,再加上投资主体市场经验的匮乏,从总体上制约着艺术基金、艺术信托等金融工具的产品有效应用和健康发展。

王德恭说,艺术品金融化的根本诉求就是要用现代金融理念、产品和工具来整合艺术市场,通过打造艺术品产业链发展艺术产业。这正是银行业进行金融创新的重要契机和战略转型的发展路径。因此,对艺术品金融产业进行战略性、前瞻性研究就成为发展艺术金融的题中应有之义。

艺术资源变为金融资产

这些问题只是艺术金融产业内在矛盾的冰山一角,王德恭认为如何有效化解艺术金融整个产业形态的结构性失衡,才是中国艺术品金融产业及其市场发展过程中的当务之急。

编辑:江兵

最近几年,随着中国艺术市场的迅猛发展,介入艺术领域的金融机构随之迅速增加,金融资本进入艺术产业,将艺术品变成一种投资品,实现金融资本与收藏、艺术品投资的融合,艺术资源变为金融资产。随着这些资本的介入及相关体系的建立完善,中国已进入艺术金融化的初级阶段。

专家介绍

图片 3

王德恭

中国艺术产业研究院副院长西沐分析了其中原因:一是因为国家经济取得长足发展,人们生活富裕,家庭资产增长,高净值人群参与艺术品投资的愿望加强。另一方面,艺术品市场不断壮大,从不成熟到形成体系,艺术品资源的价值被认知、开发,而其高投资回报率也成为吸引买家入场的主要原因。

1949年12月生。包商银行首席文化官,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央文史研究馆书画院研究员,北京中传文化金融产业研究院院长。

摩帝富艺术顾问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兼亚洲区总经理黄文叡表示,“艺术金融化的构想非常好,可以刺激艺术产业的发展,如果没有资本进场,这个产业就发展不起来。”

编辑:江兵

艺术金融化不但为金融产业的发展寻找到一条新的途径,是金融业发展的一个新方向,也为艺术市场注入了新鲜的血液。在这样的形势下,无论金融机构还是艺术品市场都在探索新的途径,不断推出新的产品,目前,金融机构介入艺术领域,主要从事的是艺术品融资、艺术品信托、艺术基金、份额化几方面的工作,这些都推动了艺术与金融结合的进程和步伐。越来越多的金融机构意识到艺术品值得投资,艺术市场也需要资本助力,才能进一步壮大。

西沐表示,“发展到今天,艺术金融取得重大突破,艺术与金融的对接不再是零散的、点对点的,或者仅仅是产品级的,而是体系性的形成。这是艺术金融真正进入体系化发展的阶段,这才是艺术金融时代到来的一个基本标志。”

图片 4

产业化的理念发展艺术金融

“艺术金融是一个经济或者金融概念,千万不能单纯地看作一个产品,一定要用产业化的观念来看待艺术金融。”西沐强调。在他看来,艺术金融是一个至上而下的产业链条,不仅有自己的产品体系,还有独立的交易平台以及相应的支撑和服务系统,只有建立起相应的产业链条,艺术金融才能按照产业化的理念发展。“只有以产业化的理念,艺术金融化地才能发展持续、长久。”黄文叡说。

然而,在目前,因为产业链诸多相配套的环节严重缺失,艺术金融化发展的步子走得小心翼翼,西沐说,“金融机构看艺术品市场感觉水很深,不敢贸然进入,无从下手,而艺术市场看金融一头雾水,不知道从哪里切入。”

艺术金融化产业链发展面临重大缺失,西沐、黄文叡以及鼎艺艺术基金投资委员会主席陈波阐述了自己对产业链有待完善的看法。首先,艺术金融化需要建立两个行业对接的保障体系,比如艺术品的鉴定、评估定价机制、咨询顾问以及艺术品确权等,建立艺术金融化的支撑体系,是文化艺术资源变为金融资产的前提。

其次,艺术金融化缺少衔接的平台,艺术金融化的核心是产业化、规模化、大众化和社会化,这是艺术金融发展的大方向。要适应这种发展,不能停留在单纯的点对点、一对一的交易形式上,必须建立更广泛,具有公信力的交易平台,能够让大众参与,实现艺术与金融的对接。

再者,艺术资源与金融资本对接还有一个严重的问题就是没有形成具有共识的定价机制。艺术品评估的核心就是定价,但目前,我国没有一家具有公信力的估价机构,也没有形成具有共识的定价机制。

此外,艺术金融化还需要建立多元的艺术品退出机制和体系。目前,我国艺术品退出主要依靠拍卖,不仅公信力不足,而且单一且狭窄,严重阻碍了艺术金融化进程的发展。如果没有形成多元的退出渠道,就不可能建立完整的退出机制,资本进入就成问题。

而陈波认为,保险和仓储的缺失也阻碍了艺术金融化的发展,“保险是艺术金融化基础缺失最重要的一环,有了保险,艺术品仓储和典当才能发展起来。”

此外,在艺术金融化的发展过程中,监管是必须,也是必要的。在艺术金融化发展过程中,配套法律法规的制定、监管的力度和程度、具体落实和执行都需要相应的监管。在艺术金融化的发展过程中,还需要与此配套的服务业,比如艺术顾问、咨询等业务,服务是其发展的核心。

目前,国内的艺术金融化更多的是产品层面,比如基金或者信托;当然也有文交所这样的交易形式,或者一些公司提供增值保值的平台,还有一些提供一些艺术品金融的咨询服务。虽然诸多金融机构在艺术品产品交易、服务业都有尝试,艺术金融发展的亮点已经有了,但是目前缺乏的是具有前瞻性、产业化的理念,来把这些点连接、延展,形成一个产业链。在宏观层面缺乏这种战略规划的研究,缺少相应的政策、对策。西沐认为,

“只有形成具有共识的机制、有了交易平台和支撑体系,金融资本和艺术资源的对接才有基础。”

而在这些需要建立的体系中,每个环节都是巨大的发展机遇和潜力,正如黄文叡所言,“一旦这种架构建立起来,将带动中国之前并没有的产业,这是一条很看好的产业链。”

图片 5

继续伸展的发展空间

就艺术金融发展前景而言,陈波作了这样的比较,2011年,中国二级市场的总成交额接近1000亿元,而艺术品基金发行的规模仅50多亿元,相对来说,是很小的体量。现在艺术基金的量还是很小,也影响不了整个市场。

西沐在中国经济和艺术品市场规模的基础上,计算出艺术品金融发展的潜力。根据巴克利银行的推荐数据:机构投资者与高端人士会配置5%的资产进行艺术品投资。如果以保守的5%作为对艺术品的潜在的需求进行估计,按中国130万亿元的财富这样一个保守的数字计算,中国艺术品市场潜在的需求就是6万多亿元。

如果用可流动的有效需求只占总需求的1/3这个假定来计算,也有2万多亿元的规模。而目前的规模只有几千亿元,“潜在的需求非常大,显现出来的只是冰山一角。”潜在需求与现状存在巨大差异,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产业链发展的缺失,很多想要进入的资本望而却步。

而黄文叡看重了艺术金融带来的更大的艺术产业发展空间,他表示,“艺术金融化会引发相关产业的发展,最直接的就是文创产业,这个产业链太大了。”比如艺术授权就是其中的一部分,将艺术资源转化为日常用品,市场的发展潜力非常大,也有机构试水,比如北京文交所最近所做的限量版画的交易。艺术金融化会衍生出很多类似艺术文创、版权买卖交易这样的产业,还有很多无形的艺术文物,他们的价值可以通过文创产业实现。

黄文叡表示,尽管艺术金融化目前还存在诸多问题,大家对这个产业还是有信心。“艺术金融目前还处于混乱的发展阶段,需要停下来整理市场的架构。”问题的关键是如何发展艺术金融,以及以怎样的视角与理念去发展艺术金融。西沐则强调,“发展艺术金融必须以产业化的理念与视角,才能将其做大、做强。”

目前,文化产业已上升到国家政策,大力发展文化产业,艺术金融化无疑会成为推动文化艺术产业发展,推进艺术市场壮大,促进中国文化艺术传播的重要途径。借助金融化的手段,促进艺术的影响,只有以强有力的推广方式,中国文化艺术在世界竞争中才能站得住脚。

【分享】“最自私的行为是无私”。当你将有价值的信息,分享出去就是你帮助他人的开始。

更多资讯出手:hltwiceonce(每天推送最新资讯)主编-为您解答

本文由管家婆马报图资料大全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